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锁祥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我的艺术历程——刘锁祥

2014-08-01 15:10:3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刘锁祥
A-A+

  刘锁祥,字固之,号常人。一九五三年生,山西沁源人。一九七七年毕业于原机械工业部太原重型机械学院(现太原科技大学)工程机械专业。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协教育委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山西省书协教育委员会主任;太原师范学院中国书法史论与艺术研究所所长,太原师范学院文学院书法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太原师范学院原文学院副院长兼书法系主任。

  自幼喜好书法,不过涂鸦而已。及长,偶有所得,也只皮毛。大学毕业后,际遇改革开放、传统文化回归,遂师从书坛名家徐文达、姚奠中等先生,又有机会请教于启功、卫俊秀等先生。书法始以颜楷《多宝塔》入手,进而颜《八关斋》、《家庙碑》、《麻姑仙坛记》,又颜墨迹本《自书告身》、《竹山堂连句》等。喜好行草书,遂临《兰亭序》、亦临《祭侄稿》。后尤勤于《祭侄稿》与《争座位》帖。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研习书法可说如饥似渴。有钱就买帖,见帖就临习。但总体来说还是尊崇着前辈老师所嘱,先立于楷(正书),后而行,后而草,再遍及其它的一个一般学书路径。在此基础上,继而便临便作,既临且作。可以说是一步一个脚印,实实在在地走过来的。

  直到一九八五年,有作品参加了浙江省书协和浙江日报举办的“全国青年兰亭书法大赛”活动,并有幸在此次比赛活动中荣获一等奖。接下来又有作品入选郑州“首届国际书法展”,八六年,又有作品入选开封“首届国际临书大展”等等活动。其时在山西书坛的青年辈中属出道较早、较为耀眼的一个。这个阶段视为我学书的“初级阶段”,或称是我对书法的一个“感性认识阶段”。

  从一九八六年至一九九二年,属于我学书的第二个阶段。这个阶段,首先是不热衷于参与展赛活动了,再是能开始思考一些问题了。在此之时,我能够很快静下来,大概是得益于自己长期处在高校这个环境里边的缘故吧。书法不为“活动”而搞,作品不为“他人”而写。思考我们今天所讲弘扬传统、传承古人,不会是于中华传统精神所不顾,而仅仅是满足或停留在承袭古人书法中的那个书写之“法”上吧?稽古钩沉,积累所得。这一阶段的标志成果,即是于一九九三年正式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我的第一本个人书法作品集。该作品集由恩师徐文达先生作序、恩师赵承楷先生和姚奠中先生分别题写书名。作品集的出版,在当时引起了反响,激起了波澜。一是因为在当时的环境条件下还很少有人出版类似的个人作品集,譬如有老书家拿到集子后就有一种惊奇感。二是学书成果得到了大家的一定认可。这本作品集的出版,应该说获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有专家在报端撰文说:“仔细阅读《刘锁祥书法》后,着实惊叹自己的孤陋寡闻,使我对‘圣代无隐者’的名句产生了怀疑”。云云。

  这个阶段,若放大一点说,是我的书法“登堂入室”的一个阶段。表现在作品能被社会所接受;思考问题成熟和更加理性化了。譬如《敬读启功先生书法有感》三则,就属已有自己的所得和体会的。《敬读启功先生书法有感》三则,是通过我对启先生曾于一九八四年赠予晚辈我的一幅墨宝为引子,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琢磨、研读而得:“正入正出,则雅;正入奇出,则新;奇入奇出,则怪。……”的个人看法。因为我们平素就常说带有欲“雅正”、求“新奇”、毋“丑怪”一类字眼的话。其实这话就深藏着一个“正则雅”或“雅必正”、“奇则新”或“新必奇”、“怪则丑”或“丑必怪”的道理在里面。所以,书法追求雅正,上其品质,自然成为书法艺术的永恒。二零零四年,尊敬的启功先生还与我们同世时,在北师大召开的“第二届启功先生书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我就是以“正入正出”为论题来解读和分析启功先生书法艺术风格的,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以上这个从启功先生书法中得出的体会,恩师徐文达先生看到后曾对我说,“你这样写好,简捷明了把道理说出。三小段文字,胜似你写一本书。”前辈、书法家赵望进先生也看到,未与我说,便直接把它刊登在他当时负责主编的山西文艺杂志《火花》上边。

  我的第三阶段:属于我学书与工作紧密结合、“教”与“学”相期共长的一个重要阶段。从九三、九四年开始酝酿在山西高校成立书法专业,到九五年正式成功创办书法专业至今,已近二十年的时间。

  这个阶段,对我自己来说是个翻天覆地的时期(阶段)。这个阶段,自己放下了能放下的一切,把自己整个的身心投入到了书法的高等教育事业当中去了。为了书法专业的创办成功,在此并郑重地向社会、向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发出“中国书法的希望在未来,未来的希望在教育”的呼吁。呼吁一时得到了山西书法界、教育界、学术界的大力支持。

  山西高校首个“书法专业”的创办成功,可说既得来了发展的机遇,同时,也面临着更大、更为严肃的挑战。在这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阶段,我们经受住了考验,这里又经历了不平凡的前、后两个阶段。

  前一段从书法专科到书法本科属于是默默的打造、创业的阶段;后一段属于略有积累、走向交流和发展的阶段。前一段以二零零五年的“书法专业成立十周年庆典”活动和庆典活动期间举行的全国性的“新世纪——高等书法教育学术研讨会”为标志。后一段发展的近十年,梳理起来有两个亮点:一是在教育、教学质量显著提高的基础上,从零六年第一届本科在校生毕业考研有了零的突破以来,之后逐年递增。直到二零一一年,在校毕业生当年考研有十二人被国内七所高校录取。考研率达37.5%,其中有三名同学分别被吉林大学、山东大学和陕西师大录取。二是,我们利用山西得天独厚的书法生态有利条件,于二零零五年开始筹建太原师范学院“书法学博物馆”,到二零零八年已初见成效,并正式揭牌开馆。一个具有着专业发展标志性的“书法学博物馆”的建立,既有力地服务于书法的专业教学,更是成为了本专业在理论研究与创作实践探索方面的一个重要必要条件。同时也成为学院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一个重要基地。这些诸多方面的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

  “翻天覆地”、“不平凡”的第三个阶段,对我个人则是经历了从“不惑之年”到“天命之年”的重要阶段。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阶段既漫长而又短暂。“漫长”,是面对挑战一天天地苦熬过来了;“短暂”是时至今日,觉得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没有做,即便是做过的事也是还有待进一步去完善它的地方。

  在此阶段:在教学理念上,落实了一个“实”字。以先贤训导的“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为信条。标志性成果有:《在试构书法本科教育框架中应注重的两个问题》(《中国书法》2005第3期)、《高等书法教育特殊规律与人才培养目标、教育教学方法思考》(《中国书法》2006第1期)、《大学专业书法应加强承传的学科性》(《中国书法》2008第12期)等。

  在学术研究上,追求一个“是”字。以得“道”为先,以求“真”为是,以用“善”为归。标志性成果有:《姚奠中先生书艺蠡测》(《书法导报》1999年)、《学人、书家姚奠中》(《山西人民出版社》2013专著)、《傅山书学理论之一般概括》(《书法》2008第12期)、《探求汉字书法结构准中心点的位置》(《文物出版社》2009年《第三届启功书法学国际研讨会论文集》)等。

  在书法实践上,实现一个“雅”字。作书以“充实”、“充实而有光辉”为大美。在儒家“中和”、道家“自然”的思想准则下,力求写出具有清雅而雄健之风的作品。标志性成果有:楷书中堂《擘窠大字见中正》、小楷《咏傅山先生七首》;行书联《春风·秋水》、行书中堂《江北无梅只有雪》;草书联《旧学·新知》、草书联《识广·静观》;篆书联《慎终·民德》、篆书中堂《文脉·教育》等。

  此阶段,于紧张的教学、工作之余,在恩师姚奠中先生的指导下,学习《说文》和文史等,获益匪浅。同时对我的书法,先生在不同阶段也下过几个字。第一阶段说,基本能立得住了;第二阶段说,字不俗了;第三阶段,也就是在近两年说,你的字开始有自己的风格了。总之,这个阶段是最充实,也是最幸福的。

  小结以上,有三点体会:

  一、作字、作事,当先作人;

  二、生于斯世,自当有所担当;

  三、求师、益友、乐天下。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

  于心斋灯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锁祥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